貴陽分部廣州分部
網站地圖聯系我們所長信箱建議留言內部網English中國科學院
 
 
首頁概況簡介機構設置研究隊伍科研成果實驗觀測合作交流研究生教育學會學報圖書館黨群工作創新文化科學傳播信息公開
  科學傳播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科學傳播 > 媒體掃描
【北京晚報】北京攝影師眼中的第二次青藏科考:環境惡劣,感受到了青藏精神
2019-06-14 | 作者:轉自:北京晚報 | 【 】【打印】【關閉

來源:北京晚報  發布日期:2019-6-12  劉琳/文 任暉/攝

   在何馬的小說《藏地密碼》里,奇幻的故事情節、美麗的西藏風光,以及神秘的藏地文化都令人印象深刻。其實,從科學的角度,對這片廣袤高原進行系統的考察研究,還要追溯到1973年中國首次青藏大科考。2017年,在時隔40多年后,再次啟動的青藏高原綜合科考吸引了全球目光。目前仍在進行中的第二次青藏大科考將持續5至10年,來自國內不同行業的頂尖科考隊員們將在冰川、湖泊、水文、氣象、土地資源變化等多學科進行綜合考察。

 

此次帶隊的祁生文(左四)研究員和正高級工程師李守定(右二),與同事們研究地圖上標注的點位。

  在這支“超硬核”的科考隊伍中,一支由中科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帶隊的科考隊,負責對藏東南地區的重大地質災害以及重大工程災害進行科學考察。鮮為人知的是,在眾多科考隊伍中,并不是每一支都有隨行的專業攝影師。雖然已不是第一次入藏,但在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工作多年的攝影師任暉,在跟隨科考隊前往藏東南的行程中,深深感受到這代科考人身上正在傳承的青藏精神。

他們丈量的每一步

都為建設川藏鐵路夯實基礎

  無論是在影視劇,還是在文學作品中,科考一直都與探險二字緊密相連。實際上,真正的科考工作也確實如此。今年3月,在這次為期16天的第一階段科考中,對重大工程災害的考察被列為此次行程的重點。科考隊所途經的地方,正是有著“未來中國交通工程傳奇”之稱的川藏鐵路選址沿線。

  目前還在建設中的川藏鐵路,不但有極致風光,其艱險雄奇更是史無前例。曾有人形容新世紀四大工程之一的青藏鐵路,較川藏鐵路之難,只不過是人類挑戰青藏高原的起手式。

  青藏鐵路長1956公里,沿途隧道7座、累計9074米,最長隧道昆侖山隧道為1686米。所以,在一些工程建設者眼中,青藏鐵路更像是一條寂寞孤獨的長龍,行走于莽莽高原上,或緩緩上坡,或緩緩下行,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

  但是,川藏鐵路要貫穿橫斷山脈,穿越地球板塊沖撞帶,深入青藏高原腹地。為此,在1800公里線路上,僅橫斷山脈段就有近800公里隧道,鐵路還要跨過峽谷江河,列車將形同巨大的過山車,在橫斷山脈間八上八下,奔騰行走氣勢恢宏。

  川藏鐵路有多恢宏,工程的設計建設就有多艱難。途中,滑坡、泥石流、地下暗河、斷層破碎帶等不良地質險象環生。這是對中國工程勘測設計者的極大挑戰。

  此次科考隊的其中一項任務,就是要對考察區的滑坡災害進行工程地質調查,繪制重大滑坡的分布圖,揭示重大地質災害的分布發育規律,為川藏鐵路的下一步建設預測風險并提出應對方案。

  可以說,來自鐵路建設、航空遙感、地質研究等領域的20多位“頂尖大腦”們在科考中的每一步足跡,都是在為意義重大的川藏鐵路建設夯實基礎。而任暉的鏡頭里,記錄下的不僅僅是各種地質特征,以用于日后進一步參考設計,更有科考隊員的每一步努力。

去科考的地方,沿途都是這樣的土路。

在惡劣環境下

野外科考是這樣進行的

  通常在海拔三千米以上,超過半數的人都會出現高原反應。稀薄的空氣會使得頭痛、失眠、呼吸困難等癥狀紛至沓來,令人應接不暇。在科考隊中,有一些成員是來自高校的博士生們,科考隊剛到平均海拔三千米的林芝,有兩個學生當天就出現了高原反應,其中一個還引發了肺炎。

  在接下來的行程中,科考隊前往路況更加復雜的墨脫。“我走過羅布泊無人區,去過很多路況復雜的地方,跑這么多年野外,墨脫公路算得上是最危險的地方了。”

  任暉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墨脫位于雅魯藏布大峽谷的深處,是藏區海拔最低的地方,這里有熱帶雨林、豐沛的雨量、良好的生態,一年到頭四季如春,但美麗的墨脫有著中國最難修的公路,有人說,在墨脫人的面前不要說路,意思是沒有比墨脫更難走的路了,也沒有比墨脫更難修的路了,墨脫由于地形復雜、降雨量大、地震頻繁、地質條件差,每每等公路竣工,就會被地震、泥石流、雪崩等破壞。

  科考隊的車輛進入墨脫后不久,就遇到了大堵車。因為此前這里發生了雪崩,為了保障安全,道路已經封閉多日,當地搶險隊剛剛搶修出一條路,但還未允許社會車輛通行。科考時間緊迫,在當地經驗豐富的駕駛員的帶領下,隊員們迎難而上。

  路越難走,未經人工開發的景致就愈發美麗。只不過別人眼中的美景,對于科考隊來說,他們的關注點卻是各種滑坡災害點。

  “川藏鐵路的規劃中,很多地方都是隧道,所以在出發前,需要考察的經緯度坐標,科考隊員都會在專業地圖APP中標出來。到了現場,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分工,他們會知道將來哪個地方今后是要架橋的,哪個地方要挖隧道,所以,他們要把這些工程點附近的地質現象搞清楚。每一個點都要親自去看,在條件這么惡劣的情況下,野外科考才更顯不易。”

  其實作為專業攝影師,任暉能輕松拍出各種“大片兒”,可奇怪的是,翻看科考隊此行的一些照片,有的就是滿目瘡痍的大滑坡前站著一名隊員,照片里的人不講究背景,也不講究姿勢。原來,這類照片中人物的作用,只是當做一個標尺,以對比滑坡的高度,這是在現場勘探中較為簡單的一種標記對比辦法。

大家正在研究和討論科考的方案。

青藏精神 在科考人身上代代傳承

  其實,早在第一次青藏大科考時,當時的科考隊第一站進駐的就是察隅、墨脫、林芝一帶的深谷密林。這片藏東南區域地質構造復雜,生物種類繁多,而且是西藏重要的農業、林業區,無論是科學考察還是為當地經濟建設服務,都大有文章可做。

  著名的進藏大通道318國道,被自駕進藏旅游的人們視為風景大道。很多路段就是在峭壁上鑿出來的天險之路,一側是抬頭望不到頂的千仞絕壁,另一側是俯視讓人兩腿發軟的萬丈深淵。即便是現在,那些開著豪華越野車、身著專業戶外裝備的“驢友”們,也要把318國道當作一次艱難的考驗,更何況是40多年前。

  和此次科考隊遭遇的雪崩封路狀況一樣的是,40多年前的進藏途中,當時的科考隊剛到通麥,也遇到了大塌方,整條川藏線癱瘓,附近的一座交通站里擠了上百人,堵得最久的已經在那里住了一個月。

  同樣是時間不等人,在當年各種物質條件都很差的情況下,在青藏高原開展科考活動的時間就顯得更加珍貴,科考隊里的三位領隊人動身去塌方處探路。三個人互相攙扶著、拉扯著,攀爬過了塌方處。汽車是無論如何開不過去了,三個人一商量,最后決定分頭走——兩個人原路返回,組織科考隊隊員們徒步前進,另外一人繼續前行,搭車去拉薩,聯絡車輛。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在第一次青藏科考中,隊員們的足跡遍布西藏自治區120萬平方公里。作為一次重要的摸清家底的工作,第一次青藏科考獲得了大量第一手科學資料,初步填補了西藏自治區科學研究的空白。

  “無論是當時,還是現在,尤其是作為攝影師,我通過鏡頭感受得更加清楚,一代代的科考人身上的那種精神。”任暉說,在回顧青藏高原科學研究的歷程時,老一輩科研人員把這種精神總結為青藏精神,其中,既凝聚著科學精神,也有奉獻精神和團結精神。

  第二次青藏高原科考的首期重大成果于去年發布。此次科考首席科學家姚檀棟院士這樣比較兩次青藏科考:“第一次是發現,這一次是看變化。”第一次青藏科考主要是填補空白的工作,第二次青藏科考工作則既要進一步結合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需求,又要加強理論地深入研究。

  今年8月,任暉所在的科考隊將再次入藏繼續展開科考。青藏高原這個“地球第三極”,還需要人類更深的探索、更好的守護。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土城西路19號 郵 編:100029 電話:010-82998001 傳真:010-62010846
版權所有© 2009- 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 京ICP備05029136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32號
河北快3和值预测